2008-02-29

天殺的、原來政府是這樣在呼嚨我?!──公平賽局《書刊》


小說名:公平賽局:經濟學家與女兒互談經濟學、價值以及人生意義 (Fair Play)
小說家:史帝文.藍思博 (Steven E. Landsburg)
譯 者:劉復苓
※原文版1997年‧2008年由城邦經濟新潮社中文化(舊版為金錢出版發行)※


我已經有心理準備,這篇書薦的點擊率絕對是本棧台最少的一篇(……窩在角落裡畫圈圈),但我仍忍不住地希望所有的臺灣公民吶,請務必考慮將此書列入你們的閱讀書單中,因它不單單只是一本通俗的經濟讀物,它還為你重新演繹公平、容忍、道德和正義的真切定義,史帝文希望所有的公民都具備獨立思考的判斷能力,質疑威權體制之下一切似是而非的謬論,並進一步期待讀者能反駁並挑戰他的學術論證,讓彼此真誠的交換見解與想法。


史帝文首先以父母切蛋糕、總有孩子會大喊著:「這不公平,為什麼他的比較大!」為開頭,說明生而為人,上天賦予每個人富貴貧賤、資質高低本就不公,但如此的不公平並不代表你就有權掠奪並重新分配一切,而針對這樣晦暗艱深的人生問題,史帝文提出值得深思的反詰:「人與人之間,究竟彼此虧欠什麼?」,進而打破、並挑戰讀者個人的思想脈絡,以經濟學的基礎,佐以他的生活態度,提出透澈而中肯的公平真理,結論看似冷血,但其中也包含了寬容的態度。

以社會福利為例,在第九章「完美稅制」中,史帝文提到:

⋯⋯我們仍想要一個龐大的社會安全網,但我們發現支撐這張安全網成了就業者的負擔,我們不希望他們有朝一日因為負擔過重,而決定讓這項體制崩潰。為拯救該體制,我們必須縮小它的規模。但是該縮小多少呢?
⋯⋯在考量反誘因效果之後,我們要供養的失業人口不再是23%,而是1%的十分之六──換言之,幾乎等於零。⋯⋯也就是說,我們會同意把福利國家支解到幾乎不存在的地步。
⋯⋯這都是成本和效益的問題。能夠保護底層23%人口的安全網,若能防止它被濫用(有人假裝是23%人口的一員),則錢花得相當值得。可是,如果已經確定有部份比例會被濫用,則整個體制成本會過高,讓我們寧可捨棄,只留少許金額來保護底層1%人口的十分之六。⋯⋯

你認為史帝文是基於什麼事實,認為福利不該多給?如果在前幾章裡有融會貫通,那便能明白史帝文其中的道理,不過在第十章「解構完美稅制」中的這一段非常適合做為此論述的最佳註解。

⋯⋯前幾天,有個聰明伶俐的十九歲少女告訴我,如果她能擁有無限的收入供她揮霍兩年,她就可以在二十一歲時快樂滿足地死去。我說我不相信,因為,如果她真的那麼重視所得,她現在應該在外面努力賺錢,而不是和我閒聊。她說,如果有機會,她一定會像我所說的努力賺錢,只可惜在她居住的地區,這種賺錢的機會實在太少了。她的話語讓我不寒而慄。
⋯⋯機會太少!這名年輕少女已經檢視週遭環境,並且看透這世界再也沒有改變的可能。
⋯⋯有一種特質,我不確定該如何稱呼,但和進取心很接近。它結合了知道該做什麼的敏銳性、想出如何去做的創造力、以及放手去做的專注毅力。那些只會等待適當機會到來,以及過度關心工作職責範圍的人,缺乏的就是這種特質。⋯⋯

史帝文由自由貿易談起,提到保護主義的缺失、福利政策的弊端、訴諸道德原則的是勒索、盲從的權威體制會限制社會的發展、文化偏見無法帶動社會進步、累進稅制與人頭稅的比較性、國賠與責任歸屬問題、多子多孫多福氣的人口永不嫌少⋯⋯,一切的一切,史帝文皆以經濟為主導,並更進一步禪述,在自由市場裡,人各有志,你可以走出安逸的人生,也可以決定衝撞出一條康莊大道,而在這前提之下,政府不該過度干預,製造反誘因社會,而每個人也要抱持寬容態度,清楚任何的選擇都是自我意志所決定,但選擇之後請為自己負責,也理解他人的抉擇,公平才能從中蘊育而生。

確實,經濟議題不是很好懂,政策分析不是很有趣,這書讀起來很勞累,但看下去後卻會覺得它很迷人!藉由史帝文的評論,我才知道政治與經濟是完全分不開,再進一步則發現,原來政府是這樣把我呼嚨大的(苦笑),逐條分析後,看清歷屆執政者的思想偏見與僵化作為,便更能理解,在整個社會本質與稅務價值觀已扭曲卻又無法改變的當下,任何一方黨派的勝利、牽動的僅僅是另一方的情緒波動罷了,對於你的現狀與未來的期待也於事無補;你反而要擔心的是,開出越多福利政策支票與越是傾向於保護主義的政客,越要小心他將你和你子孫的未來給逐步拖垮。

還記得台灣去年有過一波調整最低工資的協商動作嗎?出面喊話的政府難為、工商業者大罵與喊著要關廠、勞工界不肯退讓;但你知道調整最低工資的最大輸家是誰嗎?消費者。

⋯⋯調整最低工資就如同對一小群人(企業經營者)大幅加稅,然後把增加的稅收花費在員工福利上。如果執政者明白宣布如此反覆無常的課稅與支出計劃,則選民會反彈。若將它偽裝成調漲最低工資,甚至還能順利獲得共和黨國會的同意。視市場狀況,經營者最後可能會調漲產品價格,以便把加稅的部份負擔轉嫁到消費者身上,而且,也可能將負擔全數轉嫁(不過機率不高),如此一來,經營者反而是調漲最低工資的最終贏家。不過,這絲毫未能減輕稅負的獨斷性和複雜性,它只意謂著有另一小群人──消費者──分攤了這獨斷又複雜的稅負。⋯⋯

史帝文的分析從某個角度來看或許會覺得吊詭又辛辣,但對於他所提出的各種公平見解,倒是可以幫助看清現代社會的眾多迷思。


後續補充說明:
書看得越多,越容易發現,史帝文藍思博的說法越來越不容易站住腳,立基點雖好,看似完美,但一實行,全是--屁!我很懷疑在未來,他如何能告訴女兒,全球化與自由化讓財富池集中,富者越富、貧者越貧,地方文化凋零、城鄉差距過大、人文景觀消失,這樣的自由貿易論述是正確而經得起檢驗?話又說回來,其實看看這本書也好,至少能瞭解,到底自由貿易是什麼,如何一步步荼毒全球各地。

2 則留言:

Ms. W 提到...

原先來你這個網站是找漫畫評論時誤打誤撞進來的, 看了看也看出了點興趣. 看到這篇評論時簡直覺的太巧啦! 作者Steven Landsburg, professor of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正巧就是我現在的經濟學教授! 他很厲害, 用經濟學原裡畫圖跟你解釋一切的一切就應該這樣, 但我覺得他往往只注重再經濟學上面的解釋, 而忽略了現實上所謂的"社會正義". 按照經濟學理論, 不應該有社會福利或最低工資, 但怎麼說呢, 我總覺得他的學說聽聽就好了, 還蠻標準跟現實皆不上面的. 可能是因為我主修經濟政治學吧, 所以有點無法接受只從經濟角度來看社會問題的學者理論. 恩恩. 不過Landsburg是一個教學勤奮, 講課有條理又深入簡出的好教授, 只是打分數超像屠夫的啦!

bluesky 提到...

喝啊!!真是給它──熊熊地嚇了一跳!就那麼巧,才又買了一本妳教授的書《反常識經濟學》。嗯,怎麼講啊,其實Steven Landsburg的書優在他是由根基觀念打上去,外面包覆的可以是別的東西,就像我在學校學了基礎設計,但畢業到公司上班後,才發現──通通派不上用場,但概念性的想法就是在那裡,它沒有跑掉。

我比較好奇的是,經過這次金融海嘯之後,古典經濟學算不算崩盤了?

>>打分數超像屠夫的啦<<
這話看來挺令人莞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