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28

探討備受爭議的雙重議題之我需要壓壓驚!──別讓我走《小說》


小說名:別讓我走 (Never Let Me Go)
小說家:石黑一雄 (Kazuo Ishiguro)
出版社:商周
譯 者:張淑貞


如果可以,可能會考慮是否要抽離掉閱讀這本小說的記憶。透過石黑一雄,啟蒙了部份想法,但內心裡的純真也在不知不覺中流失掉看不到的一部份。到底是得或者是失,我還分辨不出來。

明明石黑一雄的文筆調性輕柔舒緩,但整個故事走向是把讀者逐漸推向一個雷霆萬鈞的思考層面上,也才知道,原來穿透力強烈的文學著作也可以這麼地平易近人。而由孩童一直到成年女子的第一人稱記錄式生活文章,寫來十分婉轉含蓄,烘托出一股份外溫柔的獨特氛圍,類似與心靈對話,讓整部劇情充滿著如同我們對將來的願景藍圖那般的惴惴不安且想望。內容真的淡到不行,剛開始看還覺得乏味,幾次想要放下改換另一本書,但描寫校園寄宿生活的字裡行間卻又隱隱透露著詭譎氣氛,心裡一直悶著,「不會吧?」、「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等發現時,閱讀的專注力早已被石黑一雄穩穩抓牢,小說進入五分之一後便漸入佳境,劇情越看越是動人典雅,卻也越看越是寒毛直豎,而當讀者透過凱西的五感知覺發現石黑一雄想要傳達的故事背後真相的暗喻時,現實便在眼前碎裂到讓過往曾經編織未來的那份想望顯得即可悲又令人絕望。

大數人多會抱持著「盡人事聽天命」的想法,但曾幾何時,生物工程早已開始與天命相互競爭,愛自己、愛家人,就因為我們愛我們所愛的人,所以我們想盡辦法做我們能做的事,即使是不想要參與的,一部份精英份子引領的趨勢洪流也極可能將我們逐漸吞沒洗腦,而力有未逮之時,便是倫理界線越形模糊之時。真正駭人的是,說不定總有一天,這世界將會恐怖的有如書中景像,該省思的早已失去省思的機會,該逃離的卻被動地留在原地接受宿命的到來。

結尾前的最後兩三頁裡,湯米與凱西的最終對話讓我聯想到不言不語不控訴不掙扎的瞧著人世間運轉的一團肉畫面,驚到當晚整個失眠了。啊啊──真要命!石黑一雄寫得固然夠犀利也夠警世,但絕對不是一本良好的睡前安定神經之用的小說。我現在需要來本歡樂到不行、不用大腦也可以咯咯咯的不知自己在笑個什麼勁的小說,來沖淡內心那份惶惶不安的情緒。是的,沒錯,我承認,我是個膽小鬼兼有駝鳥心的沒用人類啦!

縱觀下來,我最驚訝的一點,這作家厲害在雖然身為日裔作家,書中反倒完全不見日本之味,就算書讀得不夠多,我想,像這樣能夠突破疆域的寫法,也是相當難得之事。至於書中探討的是那兩個備受爭議的議題,有興趣者,請自行探究。

PS. 導讀寫得很好,但未免劇情講得太過詳細,想看的請把導讀放到最後。


※書背文案※(註:這不是愛情小說、這不是愛情小說啦!!請別被以下的書背文案給拐了!囧rz)

◆布克獎、惠特布萊德獎、契爾特納姆文學獎得主、《長日將盡》作者──石黑一雄,睽違五年最新力作!◆

一段令人心碎、惴惴不安的愛情故事,勾勒出一幅闡明人性的脆弱與希望、尋找鄉關何處的宿命風景,而在平凡尋常文字間,呈現驚人真相的懸疑推理畫面……

海爾森一定有祕密!
就算你以為知道了真相,但裹著糖衣的「善意謊言」,到底有多真……

海爾森表面上看來是一所迷人的英國寄宿學校,遺世而獨立。學生皆能受到良好的照護與協助,並且在藝術與文學方面訓練有素,完全符合這個世界對於他們的期望。但是,奇怪的是,他們從未學習任何有關外面世界的事物,對於外界也少有接觸。

在海爾森的校區內,凱西從女童成長為一名年輕女性,然而卻要到了她和露絲、湯米兩位朋友離開學校這個安全國度以後,才真正明瞭學校的全部真相,而且逐漸明白記憶中無瑕的成長過程,處處皆是無法追尋的惶惑與駭人的問號……

一個扣人心弦的謎題和一則教人心碎的愛情故事,《別讓我走》可能是石黑一雄至今最感人、影響最深的一部作品。本書不但承襲了石黑一雄一貫的典雅文風,卻也尖銳的闡明人性的脆弱與希望,是一部巧妙融合了推理、懸疑、科幻與愛情元素的傑作。

4 則留言:

su 提到...

娃!圖書館沒得借這本書,被妳一說我有點想看說

不過石黑一雄的文筆本來就沒有日本味(但有日本韻,他描述的視點跟一般英國人的確有些不同),這可能跟他從小在英國長大有關。

bluesky 提到...

Su

那我想,那就像華人在好萊塢闖蕩但只能交出《喜福會》這般具有強烈華人印象的作品一樣。(嗚,我趕工作先,有空閒時再聊)

su 提到...

妳慢忙。

>《喜福會》這般具有強烈華人印象的作品一樣

我看過喜福會,不知道是不是生長年代(還是家庭問題)關係,我覺得譚恩美筆下的華人世界,跟我所知道(接觸)的世界,有著很明顯的差異(雖然都是同樣的華人,但書裡對話,讀起來就很不「華人」)。然後像書裡很愛提的母女(親子間的掙扎),說它們特屬於華人世界也未必,看了那麼多小說(我的量應該勉強可以算「多」吧)之後,我發現全世界差不多都是那個樣──頂多的差別只在,外國(歐美社會)的小孩反叛心較強,通常不會鳥老爸老媽的意見,他們較會選擇離開或者是與之對抗,但亞洲地區的孩子們,則是接收較多。

會不會是宗教問題?還是該說是長久留傳下來的倫理觀念所致?

bluesky 提到...

Su

我覺得那就是個非華人對華人很制式的印象了,那種印象就會讓一些本來可能有做為的突破不了現狀。

應該是整個大社會環境的脈動與倫理觀念所影響吧,不過這情況目前也有逐漸瓦解的趨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