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07-13

慢郎中亞當斯柏格探長小說第二彈!──藍色圓圈之謎《小說》


小說名:藍色圓圈之謎 (L’Homme Aux Cercles Bleus)
小說家:弗雷德瓦格斯 (Fred Vargas)
出版社:臺灣商務


決定了,以後要稱呼這系列為『慢郎中亞當斯柏格探長小說』!XD


《藍色圓圈之謎》創作時間比《CLT》要更早,跳著看其實也OK,只不過還是會被劇中人物的情感糾葛與時間仿佛停格在曾經繁華如夢的脆弱年代,給搞得思緒錯亂,乾脆轉往amazon.fr查詢,跳出的Fred Vargas著作資料多到我有點被嚇到,開什麼玩笑,就算再喜歡瓦格斯小說,光是這樣瞧下來都有些吃不消,更甭談追買了,雖然目前還不知道出版社繼續出版的意願有多少,但我專心追看慢郎中探長系列就好,其餘的,只能寄望臺灣商務了。囧rz

附上瓦格斯的亞當斯柏格 (Adamsberg) 系列著作,因為查詢用的是牛般的笨方法,我不太肯定這系列是否還有其它小說,所以,目前也只能這樣了。(兩手一攤)


◎Adamsberg◎
L'Homme aux cercles bleus (March 1996)《中譯本:藍色圓圈之謎》
L'Homme à l'envers (March 1999)
Les Quatre Fleuves (November 2000)
Pars vite et reviens tard (October 2001)《中譯本:CLT》
Coule la Seine (November 2002)
Salut et liberté ! (February 2004)《中譯本:海神疑雲》
Sous les vents de Neptune, 2 volumes (April 2004)
La Vérité sur Cesare Battisti (bis) (May 2004)
Dans les bois éternels (May 2006)


◎其它著作◎
Ceux qui vont mourir te saluent (June 1994)
Debout les morts (April 1995)
Un peu plus loin sur la droite (March 1996)
Les jeux de l'amour et de la mort (January 1997)
Sans feu ni lieu (October 1997)
Debout les morts (March 2000)
Petit traité de toutes vérités sur l'existence (June 2001)
Bei Einbruch der Nacht. (May 2002)
Critique de l'anxiété pure (June 2003)
Der vierzehnte Stein (March 2005)
Die offizielle Schulungsunterlage (March 2005)
Formulare für Betreuer. Buch und CD-ROM. (Apirl 2005)
Die schöne Diva von Saint-Jacques (March 2006)


ㄟ──喂!不對啊,居然跳著出!那讀者怎麼曉得不安於室的尚‧巴堤斯特‧亞當斯柏格這欠揍的傢伙下一本到底有沒有追回心碎的卡蜜兒啊?最好是沒有啦。Q口Q

瓦格斯似乎頗為偏愛描繪人到中年受挫的心態,照理來說,這年齡層的應該要安定了,但它卻也是最容易遇上畸變的關卡年紀,生活中的壓力,讓人到了中年、四顧茫然成了必然之事,不是嚴重失衡,覺得一切都無所謂,正義黑白的界線也逐漸模糊,要不就是衍生出自我的有所為、有所不為的頑固心態。這關若過不去,老年的憤世嫉俗就再所難免。瓦格斯的小說就相當精準的描寫到中年人的酸苦,但若是瓦格斯只有這樣的能耐,那我可就不愛了,就是因為書中主要人物多有一份『行到水窮盡、坐看雲起時』的豁達心態,在有稜有角的理想性格與不忘針砭現實的風趣言談之間,兩方拉拒得恰到好處。也因為這樣的關係,才會覺得瓦格斯小說讀來會比同類型的犯罪小說要來得美好舒適。

好吧,我承認,我對那些描述兇手如何挑選害者且將過程描寫得鉅細靡遺的小說,越來越敬而遠之了。越是歡樂越愛看,應該是未來的買書取向了。

話又說回來,閱讀《藍色圓圈之謎》並沒有感受到閱讀《CLT》時的驚艷感,倒也不是說它不好看,只是《藍色圓圈之謎》似乎不及《CLT》的創作氣度,也可能是少了點探長與週遭當事人的特殊化學效應吧,不過和《CLT》一樣,它的詭計完全不矯揉造作到就是會覺得──嗯、我喜歡這樣的安排啦!XD

書背文案:
  巴黎在四個多月來,某個人,我們相信是名男人,專挑在夜裡,用藍色粉筆畫出直徑約兩公尺的大圓圈,圈住散落於人行道上的垃圾。亞當斯柏格知道,這個瘋狂的行徑被某種殘酷的靈感煽動著,他知道這一連串的物體秀只有一個出口──一個光輝的成就:一個人的死亡。七天後,藍色圓圈內果然出現一具喉嚨被割破的女屍,那女人雙目瞪著天空,神色驚恐,嘴巴張大,我們甚至聽到她大聲叫嚷著寫在她旁邊的句子:「維克多,壞運氣,你在外邊做什麼?」
  「維克多,壞運氣,你在外邊做什麼?」一個伴隨漂亮斜體字出現的藍色圓圈,引發一場錯綜複雜的連續殺人事件,所有的死者都被諾大的藍色圓圈圍住,唯一的線索是藍圈人身上的腐敗味,海洋學家瑪蒂是唯一曾多次跟蹤藍圈人成功的目擊者,只是兇手真的是藍圈人嗎?或者藍圈人只是無辜的代罪羔羊?探長尚-巴堤斯特.亞當斯柏格只能憑著這些有限的線索,找出讓巴黎夜夜不得平靜的真正兇手。

2 則留言:

su 提到...

>好吧,我承認,我對那些描述兇手如何挑選害者且將過程描寫得鉅細靡遺的小說,越來越敬而遠之了。

我也是耶!

現在的偵探或推理小說(越近期推出感覺越明顯),好像已經走到那種在比多(殺越多越好)、比慘(看能夠用多狠的方式把人弄得血肉模糊)、比沒人性(可以用多隨機的方式殺人)的狀態

這種書越讀,我越是覺得毛骨悚然。

bluesky 提到...

Su

因為這樣的畏懼心態,買的一堆沒想看的推理小說累積得越來越多了,擺在那裡,多多少少也會覺得很困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