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20

這樣城市的人們好寂寞--多田便利屋《小說》


小說名:多田便利屋
小說家:三浦紫苑
出版社:唐莊文化
譯 者:彭建榛


這書……和想像中的大賞得獎作品差距好大,這念頭……尤其在第一章節裡特別的強烈,呃,大概是因為和求學時期閱讀報上的聯合文學獎與中時文學獎作品殘存下來的印象所有差距吧,雖然不知道到底得獎作品應該長什麼模樣,但總覺得,像《多田便利屋》如此純樸厚實而不浮華的文學小說,應該不太容易獲得眼光苛刻的評審們青睞才對。


儘管這麼說,《多田便利屋》還是一部十分清新好看的作品,談不上萬丈光芒,卻輕易得便勾勒出人們心中似乎永不止歇的寂寞缺口。「傷害自己的他人與傷害他人的自己該不該被原諒」、「失去的幸福青鳥會不會再返回來」、「即使形式不一樣了能否修復到最初的幸福模樣」,人們常說,過去的缺口、使我們未來的人生更加圓滿,但當傷口太深、而答案持續沉默,幸福能否再生,似乎也成為一種即使沒有多加期待、日子照樣能過的麻木人生。

劇中主人翁多田啟介與行天春彥便是如此。一位因妻子外遇、出生兒在他的疏忽下死亡,自此便成為有禮卻冷淡得拒人於千里之外的便利通先生;一個則是長期遭到父母凌虐、走不出家暴陰霾、也因此無法與他人建立親密關係,行事作風像隻瘋狗的沒用助手。

多田和行天吸著菸、等著由良的回答。由良沉吟良久,最後總算小聲的說:「我在想,是一開始就沒有父母比較好,還是一開始就有父母卻被他們忽視比較好。」
「你媽媽她呀……」多田試著說出自己的想法。
「你媽媽她不是忽視你,只是跟你的期待稍微有點落差而已。」
由良什麼都沒說,就那麼靜靜的下了車。即使在電梯裡,他們三個人也都沒有交談。
多田直盯著由良開啟大門的手,問道:「由良公,你認為那部卡通算是HAPPY ENDDING嗎?」
「當然不算。」由良回頭道。「因為阿忠和龍龍都死了啊。」
「我也這麼認為。」多田在由良面前蹲了下來。「因為只要一死,就什麼都沒有了。」
「你的意思是只要我還活著,我的爸媽就可能會有改變?」由良輕蔑似的笑了笑。
「不,要一個人改變幾乎是不可能的。」
多田低下頭,他感到身後的行天似乎正在用一種冷漠的眼神看著他們。多田再度抬起頭,看向由良。
「不管你怎麼期待,你爸媽應該都不會以你冀望的形式來愛你。」
「我想也是。」由良開了大門想進裡面去。
「但是,你聽好,由良。」多田抓住由良推開門的那隻手。「你還有去愛人的機會。你可以把自己得不到的東西,以自己冀望的形式分享給別人。我相信你做得到。」
由良掙脫多田的手,往半開的門裡走去。不過,多田仍舊繼續說道:
「只要還活著,就千萬別忘了這一點。」

我還是看到第三章的這裡,突然才覺得,《多田便利屋》很好看,這故事固然是生活流手法的小說,但其實它一直建立在一個主題之上,「幸福是會再生的。幸福會以各種不同的型態,悄悄回到,希望幸福的人們身邊。」有的小說會因為架構與目標太大,主題兜得很遠,最後才很生硬的再轉回來,三浦紫苑卻沒有跑邊離題,她故事說得很容易讓讀者懂,一直以家庭若不幸、我們仍有追求幸福的權利來發展劇情,不論便利屋接的案件是什麼,都是朝向此一主題前進著。

故事很溫柔、很溫柔,但劇中的人們也都很寂寞、很寂寞,例如代替怕人說嫌話的兒子與媳婦去探望在養老院的母親,母親也跟著多田演出一場戲;代客照顧小狗,最後才發現小狗形同被拋棄,小主人也瞭解家裡的窘境,堅強的反過來委託循線找到她的多田協尋願意領養小狗的好心人;在透過領養小狗的契機,幫忙應召女郎修理門扇與趕跑騷擾者,接著瞭解個性總是無所謂、行事作風卻異常激烈的行天秘密;幫忙好面子卻不關心兒子的母親接送小孩補習班下課,在孩童因為父母長期忽視的沉淪前拉了他一把;甚至還收留黑幫學生老大的女友,只因她的好友在謀殺父母後下落不明,她透過媒體傳達的暗示被眾人視為愛出風頭的行為;最後,在接受某家清除倉庫的委託下,半路殺出個即將結婚的年輕人想要委託多田瞭解這一家人的生活狀況,當年在同一家醫院同一天出生的兩個孩子被抱錯,雖然兩家孩子都在疼愛中被撫養長大,卻因為這件事引爆了多田啟介傷心過往。

至於幸福到底能不能再生,小說沒有說得很明白,直覺上,只要這兩個大男人別再苛責自己,幸福搞不好會即刻降臨。

據瞭解,三浦紫苑也是漫畫愛好者,這樣一路看下來,就覺得三浦紫苑似乎有受到某類型漫畫的薰陶,越看就越覺得三浦紫苑想把多田和行天湊成一對,不過,話又說回來,直木賞得獎作品耶,呃呃,該死,是我不好,我的思想太邪惡了,就這樣、就這樣了!囧rz

9 則留言:

上川森 提到...

因為這本《多田便利屋》得到的是直木賞這個大眾文學獎,當然跟純文學作品的判準不同囉。:")
看完你的介紹讓我很想去把這本找來看呀。XD

bluesky 提到...

咦咦?印象中曾看過小森站台裡介紹這部小說耶。

等等,直木賞有好幾個獎項?哇咧哩,我一直以為只有一個而已。@口@

上川森 提到...

直木賞只有一個獎項啊。^^a"
每年頒發兩回,得獎對象以大眾作品的中堅作家為主。(資訊來自維基百科)
還有,我跟暗黑館的小森是不同一個人喔。XD

bluesky 提到...

昨晚把三浦新書《我所說的他》給看完了,(打哈欠)
日本在流行好幾個『我』組成的小說嗎?
故事描述因為一個傢伙風流成性,週遭人出面談他們的苦痛,
老實講,在寫法相似的《空中庭園》之後看這部小說,
會覺得這本有點無病呻吟兼不痛不癢,
如果三浦採取短篇小說,而不是長篇小說,可能會比較好,
第一篇(助理)有寫到那股精神,
我則喜歡第三篇(兒子),
有《多田便利屋》的靈氣感,
除此之外,
就覺得沒有必要特地找來看⋯⋯

RITA 提到...

一點也不邪惡,請去看作者的另一部作品”月魚”吧!

bluesky 提到...

噗哈哈~所以三浦......有腐的傾向?!XDDD

icarus 提到...

這位老師是日本文藝界有名的腐女啊。

多田便利屋的漫畫版由山田老師操刀改編,實在是讓讀此書時勉力不去腐它的人情何以堪……當然即使如此也並不意味著它一定是腐向的,囧。

不過我第一次讀的時候是聼了不知哪裏來的推薦說:“這本BL很好看哦!”因此在錯誤的心情下看完的。所以會覺得那小指上的傷痕根本就是命運的紅線嘛。

這本書是個“看吧,世界不美好,但是好人還是有的,即使這些好人都蠻怪裏怪氣的”的都市童話。

bluesky 提到...

耶,我也聽說了,但,因為是事後聽說,神經很粗的我在看的時候根本沒看見腐味。XDrz

等一下等一下,即然會看BL,那就不是我知道的那位Icarus兄,這真是個誤會啊,所以重來一次,嗯咳(清喉嚨)Icarus姊妹,真高興妳來我的站台留言。XDDD(用力握手)

>>小指上的傷痕根本就是命運的紅線<<我喜歡這說法!(笑)

匿名 提到...

三浦老師確實是有腐的樣子,不過多田徘徊在很微妙的境界裡,在月魚裡,相較之下就已經確實接近是BL啦。所以如果想要體會真正的"邪惡",月魚可以一看XDD。